少年他在牢笼里嘶吼着长大。

很晚来的
新年快乐
(淹没在期末周成堆的作业和考试里招手

【末子】Alohomora 中之下一

*论坛体 hp设定

*欧欧西

*这章有图!能点!图By亲爱的@Pta 老师

*摸鱼的速度和字数,以及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拖到下一了……

*前文  中 中之中  中之中之中   中之下


————————————————

54#

什么意思,真心话大冒险?要是是他们自己放上来的,那就是我们被耍了的意思嘛?难以想象……


55#

想这么偏激干嘛,又没有证据他们自己放上来的。


56#

反正帖子都被删掉了,要查也没地...

继续连轴转着工作上课养病
虽然低烧到十一都可能好不了😂

以及想咨询一下万能的老福特
有没有一种病是躺着的时候 时不时觉得世界在震动?

————小精灵9.0————

前文走主页

一如既往就是这么短

松本润被闹钟叫醒。

天还没大亮,一切都昏昏沉沉。大脑这样,房间也是这样。

打着哈欠,先去洗漱、换衣,原本已经想好要穿的衣服,打开衣柜时又想换一套了。

纠结好一阵,勉强确定下今天的衣服,经纪人打电话说准备到楼下,松本急匆匆地走到阳台给盆栽们浇水。

最近有点忙,怕没时间浇水还多加了点。

“请好好长大吧。”

经纪人又打过来,问他在哪里,车子停在以前的地方。

从衣帽架上拿起戴习惯的宽檐帽,关门落锁一气呵成,松本跑似地去搭电梯。

应该没什么漏下的了。

晚上到家,松本朝着空无一人的房间说了句“ただいま”。

不对,还有女...

【末子】Alohomora 中之下

*论坛体 hp设定

*欧欧西

*@Pta 老师暂时退场

*前文  中 中之中  中之中之中

*大家好 希望大家没有忘掉这篇文……

*刚刚秒被屏蔽了 真的一点车都没开 一脸懵


中之下


TBC


はい、坊っちゃん-3

💜💜💜生日快乐🎂🎂🎂

希望这位先生在新的一岁还是那么可爱

上接→1  はい、坊っちゃん-1 @嗜寫症  

          2  はい、坊っちゃん-2 @红与黑白灰 


(人生第一次联文 真是怪紧张的(

3.

松本站在灰色的高级公寓楼下,几个保安神情严肃地拦在他面前。

出门前,他在员工八卦的目光下路过并站定在仪容镜前三次整理自己的头发和衣服,又巡视了一遍店面,确定一切无误后才踏着最后时刻给...


——小精灵7.0——

猜猜愿望啊

少年化的小精灵坐在床沿,头上盖着被头发濡湿的毛巾。

从指尖回归体内的力量到处乱窜,总感觉自己的身形分分钟保持不住。可握紧拳头没有以前化出人类那样只有虚无的力气的感觉。

他的愿望早就许好了。

只不过不能说,不能写。

之前“失踪”的那段时间,他回到在精灵居住的地方,上司问他想要在哪里生活,因为留恋人间而选择长住的精灵不少,这也不过只闲聊而已。二宫却噎了一下,想起了同居者家里占据房间一半的大型连体衣柜,黑色而软成水的床,客厅方便他坐着玩游戏而换成羊绒的地毯。

还有他那个工作时严肃克己到看上一眼就心脏乱跳,笑起来十分柔和可爱的同居人。

现在他没有找到他...

【末子】Alohomora 中之中之中

*论坛体 hp设定

*OOC——O——O——C——

*@Pta 老师分身出场

*前文  中 中之中

*在努力加快进度的我奋力研究怎么让未成年公然打啵(不是


————————————————


130#

魔药课室?他们跑去那里干什么


131#

你们猜我还看见了谁

感觉明天早上不是腥风血雨就是满校风暴了


132#

BBS还卖关子有意思嘛,有话赶紧说


133#

谁也在并没有什么问题吧,他们跑去魔药课室干什么才是...

——小精灵7.0——


不算二更的二更所以敲了个定时试试。前文走主页。

自我感觉这是过度。


看二宫那红着脸低头玩自己手指,这摆明不想说清楚情况的态度,松本润也不好问下去了。

给他一件浴袍,找了张浸过暖水的毛巾打算揉干净小精灵,忽然想起袋子里那套被同剧组的演员开着玩笑喷上女士香水的衬衣,手上的力度没自知地加重。

于是揉了没几分钟就感觉手里的非人类在反抗。

其实已经推着松本那手好一会儿了,还是得不到回应,二宫才努力拨开毛巾在掌心那印牙印。

头发乱成了鸡窝,浴袍也七零八落,绑在腰间的结还是奋力握紧才保住的。...

——小精灵6.0——

前文戳主页ヽ(・ω・`)ノ

打开家门,自上次二宫一声不吭回家拿奖金以来第一次迎接寂静。

松本润以小精灵答应过他不会忽然离开来安慰自己整整五分钟。

可不管走到哪个房间都没有那个闪光的小小身影。

最后还有挂着落地窗帘的阳台,可以那个小精灵的习性怎么说也不会出去晒太阳。松本润拽着深色隔光的帘子好一会儿,心想说不定呢说不定呢。然后深呼吸,唰地一下拉开了。

还真有那个说不定。

小精灵满身灰,自带的亮光不知道为什么消失殆尽,一动不动躺在小樱花和小松树的旁边。

松本润赶紧把他捡起来。用手指戳他的脸颊,差点上嘴咬的时候他终于醒过来了。

睁开眼的二宫一看面前是松本,抱着他...

© Imnotgood | Powered by LOFTER